电话:0755-88831717
手机:13828880500   

热点资讯

咨询热线:

0755-88831717

邮件: 540262268@qq.com

电话:0755-88831717

地址: 深圳福永白石厦东区农电工业区C栋一楼B区B10-B11

1661~1662年清廷迁界与郑成功收复台湾



1661~1662年清廷迁界与郑成功收复台湾
作为明清之际纵横东南亚海域的一股重要力量,郑成功家族势力的兴衰引起17世纪向外扩张的欧洲社会较广泛关注。在与郑氏家族势力交往的过程中,荷兰、西班牙、葡萄牙等欧洲主要海上国家留下了许多关于其家族事迹的记载。毫无疑问,这些由同时代欧洲人所撰写的西文记录,在研究郑成功及其家族活动方面具有重要的参考价值。但可惜的是,这部分西方文献并没有像中文文献那样得到国内学者比较深入的开发利用。
 
除了一部分荷兰文档案得到翻译整理外,对于数量众多的西班牙、葡萄牙语种资料,几乎少有人触及。本文以17世纪三位天主教传教士所撰写的西班牙文书稿为考察对象,探讨内中有关郑成功及其家族事迹的记载,并结合相关中西文献史料,对其在研究17世纪郑氏政权兴衰方面的史料价值进行初步分析。
 
利胜与郑成功家族故事
 
多明我会士利胜(VictorioRiccio,1621~1685)是17世纪下半叶卷入华南诡谲多变政局中的一位传奇人物。1621年1月,利胜出生于意大利佛罗伦萨著名的利氏家族中。1631年1月入多明我会。从罗马圣多默学院毕业后,他成为一位哲学教授。在多明我会士黎玉范(JuanBautistadeMorales)的感召下,他加入赴东方传教队伍,于1648年6月底抵达菲律宾马尼拉,成为西班牙多明我会圣玫瑰省的一员。利胜先是被安排到当时马尼拉闽南华商聚居的巴利安(Pari6n)区传教,并由此学会了闽南语和不少汉字。
 
1655年7月,他受马尼拉多明我会派遣由马尼拉渡海入闽,并受命留在闽南地区,一方面负责向闽南人传教,另一方面承担联系马尼拉和福建多明我会传教区之间人员、书信、补给往来的中转任务。从1655年到1663年,利胜绝大部分时间都在郑氏家族掌控的闽南地区传教。1663年底,郑军丢失厦、金根据地,撤离到台湾岛后,利胜跟随已降清的原郑氏家族重要将领郑鸣骏到泉州地方传教,此后又辗转前往福州。由于正值杨光先掀起反教案,清廷下令各地官府抓捕西方传教士,利胜在福州未能久居。
 
1666年1月,利胜搭乘荷属东印度企业的商船离开福州,前往台湾鸡笼(基隆)。在短暂停留鸡笼期间,他曾经受荷兰人委派。与台湾郑氏政权谈判。1666年3月,利胜乘坐荷兰商船由鸡笼抵达马尼拉,以希翼能够说服西班牙殖民当局恢复与荷兰人自1648年起中断的贸易,但却因此遭到流放。不久他得以获释并返回马尼拉,并被委派到距离马尼拉约一公里的圣若翰住院服务,同时也借以调养身体。就在这段时间里(1666~1667),利胜接受马尼拉多明我会的委托,开始编撰一部反映多明我会入华传教历史的书稿。利胜曾经试图返回中国传教,但因清廷自康熙八年(1669年)起已颁布谕旨禁止传教而未能如愿。此后,利胜一直留在菲律宾群岛传教,直到1685年2月17日死于马尼拉华人社区。
 
利胜可以说是17世纪与郑成功家族关系最为密切的一位天主教传教士。因长住闽南,他得以与郑氏家族交接往来,并由此见证了此期间郑氏家族的一系列重大军事外交活动。因此,当1666~1667年间利胜受命撰写《多明我会在中华帝国之业绩》这一部重要书稿时,就在书中记载了关于郑成功及其家族活动的大量珍贵资料。其中最有特色的包括如下几个部分:
 
其一,关于郑成功父亲郑芝龙的生平事迹。郑芝龙是郑氏家族崛起的关键人物。但可惜的是,目前所见有关郑芝龙早期经历的中文史料基本上是吉光片羽,由此使得郑芝龙的早年生涯变得扑朔迷离。而利胜在书稿中就用了相当多的篇幅来记载郑芝龙的早期活动,如内中提到:“(尼古拉斯·一官)出生于安海港前的一个小渔村石井(Chiochy),由于极端贫困,他决定出外碰碰运气。他先是到了澳门,在那里以‘尼古拉斯’为名受洗,随后前往马尼拉。在这两处地方他都从事低下的工作。
 
后来他来到日本,投靠在那里的一位非常富有的叔叔。叔叔看他机敏能干,就放手让他管理全部的生意,而且还给他娶了一位异教的日本女子。他和她生养了两个儿子,长子及声名最显的就是国姓,后文大家会谈到他的事迹。”这段引文值得注意的是不仅明确提到郑芝龙的家乡是安海石井,而且谈到郑芝龙在往日本依附李旦前,曾经在澳门、马尼拉谋生。大家知道,关于郑芝龙赴日前的行踪,一直比较模糊,尤其他究竟是否到过马尼拉,还存在疑问。
 
因为此前所见的提到郑芝龙曾经居住写尼拉的史料,基本上出自18、19世纪的出版物,如传教士康若翰(JuandeConcepcion)所著《菲律宾群岛通史》、传教士马地内斯(JoaquinMartinezdeZuniga)所著《菲律宾史》等,前后相隔一二世纪,难以为凭。而利胜此书撰写于1667年,基本上属于与郑氏父子同时代的记叙,可说是目前所见最早反映郑芝龙曾到马尼拉的史料之一,无疑具有较高的参考价值。在接下来的部分,利胜对郑芝龙亦商亦寇、实力坐大、受抚明廷、远贩东西洋、权倾闽省、投降清军、为“鞑靼人”裹胁到京城羁押,终被杀死等一系列事迹都有简述。
 
1661~1662年清廷迁界与郑成功收复台湾
 
为了彻底摧毁郑军,顺治十八年(1661年),清廷厉行迁界政策,下令江、浙、闽、广数省滨海居民尽迁内地,设界防守,“片板不许下海,粒货不许越疆”。迁界给东南沿海地区居民造成了灾难性的后果,“离海三十里村庄田宅悉皆焚弃”。特别是闽南地方“火焚二个月,惨不可言,兴、泉、漳三府尤甚”。清廷迁界时,利胜往返金门、厦门两地,照顾遭劫教徒,得以亲眼目睹了此项野蛮政策带来的巨大破坏性,并将其见闻写入书中。依照利胜的记载,清军烧毁了东南沿海界外的一切,冲天的大火持续了数周,厦门城甚至三天都不见太阳。为了重建抗清基地,郑成功决定收复台湾。
 
利胜在郑成功进发台湾的时候没有随军出征,留在金门,但他亲眼目睹了庞大的郑氏舰队出发的壮观景象。1661年4月,由500艘舢板、40000人组成的郑氏舰队离开金门,向台湾岛进发。1662年2月荷兰人向郑成功投降。值得注意的是,利胜在书中特别提到郑军将士亲口告诉他,大约9000郑军和632名荷兰人死于整个战役中。这点似不见于其他中西文献史料,应当引起重视。
 
 
公元1661年正月,收缩在厦门岛上一隅之地、正为全军前途犯愁的郑成功,忽然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出兵收复被荷兰人侵占了37年的台湾,收复这个他父亲的发家之地。四月,四百多艘郑军舰船到达鹿耳门海面,樯橹如林,风帆蔽日。
五月一日,一场被后世中国史学家们渲染成史诗般胜利的海战在鹿耳门海域上演了。按照荷兰人的记载,此役郑军出动了足足六十艘大型战船,而荷兰方面,则只有可怜巴巴的两条武装商船勉强和一条纯粹打酱油的轻型福禄特帆船。这四条船中最大的一条,也就是被后世经常夸张成大型荷兰战舰的“赫克托”号,实际上只是一条有36门炮的三桅武装商船而已。海战一开始,“赫克托”号就勇猛地冲向六十条郑军战舰,连连击沉了郑军战舰。郑军数量占绝对优势,却毫无办法。就在此时,一件诡异的事情发生了:“赫克托”号突然发生了剧烈的爆炸,随后沉没。在后世的中国史书中,常常把“赫克托”号的沉没说成是郑军的战果,然而真相是,“赫克托”号是因水手开炮中火花不慎落到了火药舱里,引发了大爆炸。幸运女神第一次眷顾了国姓爷,一个意外的事件,导致了战场形势的逆转,虽然郑军最后实际上一条荷兰船也没打沉,但毕竟控制住了制海权。
 
海战如此尴尬,陆上的战斗也没有好到哪里去。北线尾之战,郑军以大约四千的绝对优势兵力消灭了一百多荷兰人,却在进攻热兰遮城堡时受到了棱堡工事的毁灭性打击。荷兰人甚至杀出城堡反攻郑军,缴获和破坏了郑军数十门火炮。不得已,郑成功只得改进攻为围困。然而准备不足的郑军却很快陷入缺粮的境地,郑成功只得分散兵力,去四处征集粮食。结果因为搜刮太狠,又激起了台湾原住民的反抗。与此同时,台湾酷热的天气又让郑军患病者日益增多。形势的日益恶化,让郑成功心烦意乱,本以治军严酷著称的他,此时更加严苛,士兵略有违纪就被斩首。结果,不断有士兵开始向荷兰人投诚,军心开始动摇。八月份,更可怕的消息来临了,来自巴达维亚的荷兰援军即将到来。此时郑成功的军队都已分散到各地屯田征粮,作为大本营的赤坎城中只有三百郑军守卫着主帅。如果荷兰人此时发起进攻,郑成功将难免战死或者被俘。进退失据、骑虎难下的国姓爷日夜惶恐不安,甚至深感受了鼓动自己攻台的何斌的欺骗,这位曾为郑成功献上台湾地图和攻台计划的头号功臣,从此被郑成功软禁起来,失去了自由。
 
然而,此时幸运女神第二次眷顾了国姓爷——巴达维亚来的援兵突然遇上了巨大的风浪,无法进入鹿耳门航道,只得驶往澎湖避风。等到他们九月份再次来到鹿耳门的时候,郑成功已经将他的军队集中了起来,在兵力上重新占据了绝对优势。经过一场激战,郑军依靠数量上的绝对优势再次控制了局面,荷兰人只能退缩回热兰遮城堡继续困守。他们最后的希翼寄托在福建的清军身上,希翼通过联合清军对郑军进行夹攻。如果这一条战略能被实现的话,郑成功将腹背受敌,前途极其危险。然而,幸运女神第三次眷顾了国姓爷——前往福建联系清军的荷兰舰队司令卡乌,早已失去了胜利的信心,在求援船队刚刚驶出台湾没多久,他就独自抛下舰队,逃回了巴达维亚。郑成功因此摆脱了腹背受敌的危险,热兰遮城里的荷兰人也彻底丧失了信心,向郑军投诚的人日益增多。1662年正月,在一个叛逃的荷兰士兵的建议下,郑成功向热兰遮城的制高点——乌特勒支堡发起了猛攻。荷兰指挥官决定放弃碉堡,但在临走之前,他却点燃了火药库。随着一声巨响,乌特勒支堡连同第一批进入碉堡的五十名郑军士兵一起被炸伤了天。幸运女神第四次眷顾了国姓爷——因为郑成功本来准备首先进入此碉堡视察,只因临时有事耽误了时间。否则,被炸上天的人当中就会有郑成功的名字。
1662年二月,热兰遮城中的荷兰人终于签订了投降书,向郑成功投降了。此时,郑成功带来的两万五千将士已经损失了一半左右。在这场长达近一年的战争中,幸运女神四次眷顾了国姓爷,让他一次次摆脱了危机,最终艰难地取得了胜利,也让他最终成为了名垂青史的中国民族英雄。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