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把这种感觉叫作编辑灵魂

  9月28日,覆盖全国85座城市、240余家书店的第三季“加油!书店”活动在上海闭幕,众多实体书店和出版行业的嘉宾、国内一线文创品牌代表来到上海同济书店,为读者打造了一场秋日书业盛宴。

  今年的“加油!书店”以“书店的万有引力”作为主题。在当天的闭幕论坛上,活动主办方揭晓了经读者和出版机构投票评选出的、备受期待的“十大万有引力书店”及其经营案例,展示了实体书店与音乐、诗歌、文创等外部元素的跨界合作的典型案例,以及在品牌活动打造上的经验。上海光海书局、北京外研书店(东升科技园店)、钟书阁扬州店、上海三联书店·山脚下的书店、郑州松社书店、武汉卓尔书店、深圳飞地书局、南京G·TAKAYA书店、南京二楼南书房、长沙止间书店获此殊荣。

  闭幕论坛上,读者(上海)文化创意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吴小丽、M.Life魔生活创始人邵鹏、同济大学出版社社长华春荣、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集团独秀书房·观文馆事业部主任刘艳、上海译文社文学编辑室主任黄昱宁、上海文艺出版社编辑默音、复旦大学编辑李又顺围绕书店的经营管理、书店与读者之间的关系等话题展开了对谈。

  为何进入书店业?对于书店的经营者而言,实体书店的魅力体现在何处?针对这一话题,读者(上海)文化创意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吴小丽与M.Life魔生活创始人邵鹏介绍了自己创办书店的种种思考与体会。

  《读者》杂志作为一本承载了几代人记忆的老牌杂志,今年在上海外滩刚刚开辟了全国的售价线下实体书店。谈及创办读者书店的初衷,吴小丽说:“自1981年创刊以来,37年以来,从50、60后一直到现在00后的孩子们,《读者》陪伴了几代中国人的成长。我们希望全国各地甚至海内外的读者来到上海时,能真正看到他们以前读过的这本杂志是什么样的。”

  吴小丽强调说,读者书店还希望在书本之外能与读者产生更近距离的接触,通过多种活动,让读者和作者产生连接。为了鼓励读者走进书店、参与到书店的经营中,读者书店曾举办过“一日店长”与“一日店员”的活动。在她看来,书店是一种跨界能力很强的形态,能够实现多种元素的融合,因此她也希望读者书店在运营中,能够激发出新的业态。

  邵鹏的品牌旗下有三家书店,分别是大赞光合、光海书局与晨暮线。颠覆了人们对品牌一贯认知的是,三家书店的定位并不一致,面向的读者群体也很不相同。“我们希望能够根据每一家我们所选址的位置本身,以及它周边的人群,重新去定义一家书店,而不是不停地复制。”邵鹏如此解释了品牌理念。他告诉现场读者,在上海的城市建设和更新中,他的公司也致力于一些文创改造的服务;而在改造的过程中,他们常常会思考:如何能够给一些工业的老旧厂房赋予文化属性?而最终,他们认为书店是最好的选择。“书店的包容性很强,不管你是什么样的业态,书店都可以融合各种文创与功能,赋予建筑新的文化属性。”邵鹏如此评价。

  校园是学习知识的场所,而书店是知识的宝藏,两者的缘分自然深厚。校园书店作为实体书店中的独特存在也备受青睐,今年的世界读书日(4月23日)前后,就有数家校园书店开业,例如位于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总部的独秀书房旗舰店、澳门皇家赌场手机网址华东理工大学的龙尚书店以及此次论坛的举办地同济书店等等。

  同济大学出版社社长华春荣指出,上海的校园书店一度经历倒闭潮,而今回暖,他认为与上海书展这一文化品牌有一定的关系。现今上海书展已成为了上海文化界一年一度的盛会,人们排队买书、争相抢购的热闹画面,在华春荣看来正是上海良好阅读氛围的体现,这为书店的经营提供了良好的外部环境。而书店本身,也能够在为营造周边的文化氛围中起到重要作用。华春荣提出,同济书店是同济大学校园文化的一部分,卖书不是同济书店的主要目的,为读者打造安静舒适的阅读空间、享受读书的乐趣,才是他所看重的。

  至于独秀书房,它的理念与广西师范大学的独秀精神、独秀文化有着密切的关系。据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集团独秀书房·观文馆事业部主任刘艳介绍,广西师大出版社办公楼坐落于桂林市靖江王府的独秀峰边,宋代曾有书院在此建立,传说文学家颜延之曾在独秀峰的读书岩下读书。“我们广西师大一直在传承一种精神,就是卓然独秀、卓尔不群的一种学人精神。我们把这一品牌在校园实体书店中继续沿用下去,希望高校学子能够拥有一种追求卓越的理想。”刘艳说。她认为,大学出版社和书店的初心就是要服务高校。“文化企业必须要营造好的阅读空间,这是我们的责任所在。”刘艳说。

  当然,经营书店也要考虑利润状况。刘艳指出,卖书之外,书店可以依靠文创产品和有偿的文化服务营利。

  无论容纳了怎样的复合业态,对书店来说,卖书才是主业。而如何为书店和读者提供好书,则是出版社编辑需要考虑的问题。对此,上海译文社文学编辑室主任黄昱宁、上海文艺出版社编辑默音与复旦大学编辑李又顺展开了讨论。

  首先,怎样的书才算是好书?三位编辑都有独到的解答。李又顺认为,好书一定是好编辑编出来的。“好编辑对好书有一种独特的感觉,我把这种感觉叫作编辑灵魂。”他说。

  黄昱宁则认为,平衡了读者、作者、出版者的作品就是一本好书。她解释说:“相反,如果一本从作者立场上来说还是比较好的书,通过错误的方法送到了错误的读者手里,达到了一种对牛弹琴的效果,它可能在很短时间内就会被埋没,就不是一本成功的书。”而一些小众的作品只印5000册,但如果非常有效地送到了500个目标读者的手中,这依然是一本成功的书。

  默音指出,编辑的工作,很大程度上是在作者定位和读者定位之间找到平衡。有的书本身内容很好,但是营销做得不到位,就没办法送到目标的读者身边。说到这里,她举了日本作家多和田叶子的例子。多和田叶子在日本是非常著名的纯文学作家,其文才足以名留青史,然而由于营销不善,尽管她的作品很早已在中国出版,但直到今年才得到一定程度的曝光,才逐渐为中国读者所了解。

  “加油!书店”活动自2016年启动以来,已成功举办了三季。今年的活动联动了全国26家一线余家书店,在一个月内共有400余场活动在全国各地的书店上演,活动覆盖人群超过10万人,已经成为国内一年一度备受读者和业界所关注的书店主题品牌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