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就向当时的主编李乔同志提过这个副标题问题

  事情凑巧,2008年3月3日,登山英雄王富洲从翁庆章同志那里转来一份《西安商报》周刊第80期(2008年2月21-27日)报纸,其中,在第12版“旧闻参考”上登载一篇“中国登山队首次珠峰登顶成功内情”的摘录文章,而通篇讲的却是1975年中国登山队攀登珠峰的事情,这就误把1975年我国登山队再次登上珠峰描述为“首次”了。

  我看了摘录文章的内容很像是出自于我,看了“摘自《科学生活》”的落款,更像是与我有关了。因为我曾经在几年前应约给上海的《科学生活》杂志写过珠峰的科普文章。但我从来没有概念认为1975年我国登山队再次攀登珠峰成功是“首次”啊!我很纳闷:我曾经于1975年在《珠穆朗玛峰地区科学考察报告》发表的“攀登珠穆朗玛峰的气象条件”论文中,专门用国内外的气象资料以及印度气象学家在《印度气象和地球物理》杂志上发表的“季风爆发与珠峰探险”的结论,从气象学的角度证明了我国登山队1960年5月25日凌晨攀登珠峰的成功完全符合当时的气象条件。这篇文章得到了登山界前辈的肯定与赞扬。

  那么,问题出在什么地方呢?是《西安商报》摘录错误,还是《科学生活》登载有误呢?我和中国科学探险协会的几位同事花了近半天的时间,终于在《科学生活》杂志2002年三月号上找到了我写的关于珠峰科普的文章。文章的题目是:“地球之巅识天人”,这是我原稿的标题。我的原稿没有副标题,这篇文章的副标题“1975年中国登山队首次珠峰登顶成功的前前后后”是编者加的。

  问题出在这“首次”二字上!我的原稿是把1966、1975年两次登山科学考察和1968、1980、1996年三次珠峰科学考察活动过程以及取得的科学成果用科普形式告诉读者。在《科学生活》上发表的这篇文章中,清楚地介绍“1960年第一支从北坡攀登珠峰成功的中国登山队,从东绒布冰川,沿北坳和东北山脊攀登。5月25日,王富洲、贡布、屈银华3人成功地登上珠峰,这是人类历史上从北坡征服世界第一高峰的壮举”,“1975年中国登山队第二次攀登珠峰,索男罗布等9人于5月27日登顶成功”,将两次珠峰登山科考写得明明白白。可是编辑竟然在加署副标题时犯了这样明显的错误!

  2002年,我读完《科学生活》杂志寄来的三月号上这篇文章后,立即就向当时的主编李乔同志提过这个副标题问题,她诚恳地表示了歉意,承认了错误,并说在这篇文章中已专门介绍了1960年登上珠峰的情况,可以作一些弥补。

  但没想到的是,6年之后的今天,《西安商报》在编辑“旧闻参考”时竟也不认真看看“地球之巅识天人”整篇的内容,却在“中国登山队首次珠峰登顶成功内情”的标题下专写1975年攀登珠峰成功的事情,还把《科学生活》原来副标题的“前前后后”改为“内情”,真是让人哭笑不得。

  随着时间的流逝,后人对于历史的真相可能产生模糊的认识,甚至以讹传讹,混淆历史事实。在奥运火炬即将跨越珠峰的时候,我们以科学态度和事实依据回顾这段历史,是科学工作者应该承担的责任。

  在这里,我衷心祝愿:在中国登山队队员的带领下,在准确的登山天气预报下,我国奥运火炬手安全地把奥运圣火送上珠峰顶,再安全地送下大本营,送到北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