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不能一人独自出行

  明天中午12时30分,参加北极建站工作的中国北极科学探险考察队一行16名科学家将在队长高登义的带领下乘坐AY502航班离开北京。27日零时25分,他们抵达位于北纬71度13分的斯瓦尔巴德群岛上的朗伊尔宾,并在那里建立中国在北极的第一个科学探险考察站———中国伊力特·沐林北极科学考察站。

  昨天下午,即将远征的北极科考队队长高登义先生告诉记者,他们最迟将在到达的第三天举行科考站的揭牌仪式,在皑皑白雪中举行庄严的升旗仪式。据史料记载,1908年5月的一天,变法失败后的康有为就曾到过斯瓦尔巴德群岛上一个叫做那岌岛的地方,那里的纬度是75度,据说,汉武帝时的东方朔和道光帝时的谢清高也都曾在北极圈内留下中国人的足迹。时至今日,中国人终于将不再只是以游客的身份踏入北极圈了。高登义激动地说:“这个为期两年的临时科学考察站,将是中国人在北极地区的第一个科学探险考察研究基地。从此,有志于北极科学研究的中国科学家将有自己的北极科学考察基地,这是中国北极科学研究发展史上的一件大事。”

  与去年的北极考察相比,此次科学家的人数增加了一倍,研究领域也扩大到大气、地质、冰川和植物学。将在北极建立的科考站不同于建在南极的长城站和中山站,它是一个中国科学探险协会在新疆伊力特实业股份有限公司和湖南沐林现代食品有限公司赞助下成立的民间团体。

  国家海洋局极地考察办公室有关人士昨天透露,中国将在5年内在北极建立第一个永久性的国家级科考站。

  “南极和北极是全球气候变化的档案室。”据长期从事全球气候变化研究项目的中科院院士叶笃正研究员介绍,我国在过去几年发生的旱涝不均和北极的冰原面积以及北太平洋的水交换过程关系紧密。中国早期的气象研究更多地集中于对发生在中国国土上的气候要素的研究。近20年来,人们认识到气候变化是个全球问题,不可能通过对中国局部的研究得到答案。尤其是在全球变暖和整个臭氧层总量减少的情况下,两极都发生了明显的变化,要想实现对中国气候变异的预报,对北极进行考察是不可缺少的。

  据悉,此番科考队将在北极停留一个半月,在此期间,他们将针对斯瓦尔巴德群岛全新世湖泊的气候环境记录、冰原消融强度和气温变化关系等问题展开研究。尤其是要对斯瓦尔巴德地区与青藏高原进行多方面的比较研究,因为青藏高原和北极地区一样有较大面积的冰雪表面,众多的内陆湖泊,高海拔、高纬度的植物分布等。为此,科考队请教了不少从20世纪60年代就开始从事青藏研究的科学家。据悉,对比研究北极斯瓦尔巴德地区与青藏高原生态环境系统还是世界上一个新课题。

  “我到了北极后,去的第一个地方是靶场。极地大学招收的学生都是未进课堂、先进靶场。”中科院院士、中国科学探险协会名誉主席刘东生研究员谈起他多年前去北极的经历时这样说,由于北极熊时常出没,初来者到达斯瓦尔巴德群岛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学习射击,夜间不能一人独自出行。考察队队长高登义则表示,目前正值北极的夏季,北极熊食料充足,一般不会攻击人类,尽管如此,科考队的队员们到达目的地后也要租用刀枪学习以备不时之需。

  高登义说,由于斯瓦尔巴德群岛刚好位于北大西洋暖流流经之处,受其影响,这里夏季温暖湿润,海面上的浮冰很容易融化。看上去很大的一块浮冰,人一旦上去浮冰很可能四分五裂,因此高登义说,需要到浮冰上进行取样的科考人员将会面临更大的风险。文并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