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些黑心店家转手卖数千元甚至上万元

  “稍等!”他冲着手机,故意压低声音。随即习惯性起身,走到两列车厢的交界处,小心翼翼地谈生意。

  “避讳一下,毕竟行业特殊。”在人多的地方,刘杨接打电话很谨慎,如果贸然谈殡葬用品,容易招来陌生人异样的眼光。

  刘杨自嘲是“寿衣店老板”,他是天福寿园的创始人,品牌在天猫、京东等平台上线年一年间,线万名客户。

  认识刘杨的人都清楚,他绝不是喝茶、玩手串,终日无所事事的那种“棺材铺老板”。他是出了名的能“折腾”。

  “我的梦想是做人类 “永生”的科技公司。”他坚信,“永生”能带来无限商机。

  “谷歌科学家预测,2029年人类就能实现永生。”刘杨日常的聊天话题,围绕着霍金、埃隆马斯克、脑电接口、引力波……

  “这个世纪生的人,已经不可能逝去。”他笃信,人类数字化永生,看似遥远,但是人们向往生命延续的欲望,已经逐渐让“永生梦”变成现实。

  “我与同行聊过‘永生’的话题,他们都听不懂,也没心情去听,可能还是觉得遥不可及。” 刘杨说。

  “我虽然目前暂时没太多实力,但希望能在这个上面能做点事。”据刘洋介绍,他的很多客户,最大的痛苦是绝望。因为社会老龄化和家庭小型化,人们背负了太多压力。

  70%的客户来到他店里,感觉人是“飘”的,站在那里发呆,你说什么他们都听不进去。

  “我们只能默默陪着客户,有时候,看对方无助的眼神,只能送手串啊什么,尽量减轻他们的痛苦。” 刘杨说。

  和刘杨有同样想法的不多见。但是放眼全球,在科技界,大量国际顶尖科学家和投资人,都在做“永生”的研究。曾经人类永生的梦想,逐渐离我们越来越近。

  刘杨曾经和国内基因公司进行接触。因为掌握了很多数据,可以“以终为始”,目前他的公司和美年大健康尝试在癌症筛查和基因检测合作。

  而基因和生物工程的“永生”技术,在国外的研究要更超前。谷歌首席工程师Ray kurzweil预测,人在2029年将会逐渐实现永生。他的理论基于医药领域的惊人成就。如3D生物器官打印机、组织器官复制、基因工程等进展神速。kurzweil认为,包括人类未来可以利用“纳米机器人”来重整人体的组织,对错误“程序”进行修整,如心血管疾病,癌症等。战胜致命疾病,加上人造器官修复,永生将可能实现。

  数字化永生也叫虚拟永生。它将人的习惯以数据的形式存储到云端,AI根据大数据自动计算分析,模仿逝者的性格、脾气、语气和反应。进而在社交网络上,以逝者的名义继续与人们交流。目前,已有国外初创企业,努力将这个概念变为现实。

  埃隆马斯克,绰号“硅谷钢铁侠”,他因投资特斯拉和SpaceX而大名鼎鼎。近期他公布投资Neuralink公司,公司主要研究脑机接口和大脑芯片。这个技术在科幻电影《黑客帝国》、《阿凡达》、《明日边缘》中曾经出现。

  随着生物体智能化,思想可以数字化。通过植入某微小脑电极,未来能将思想上传或下载。“人类要与机器结合,成为半机械人,以避免人工智能时代面临淘汰的命运。”埃隆马斯克在今年的世界政府峰会上(WGS)说出令人震惊的话。据马斯克介绍,公司目前到了动物实验阶段。

  还有消息称,Facebook旗下神秘硬件部门Building 8,正研发用意念控制的假肢。

  “我们希望用互联网改变这个行业,并用人工智能推动行业的发展,让人类看到希望。”刘杨甚至去美国参观CES展(国际消费品电子展)。人形机器人、脑机接口等“黑科技”的出现,让他对永生科技,有了更深的理解。

  “永生科技一旦突破,未来,一个充满商机的行业将诞生。”刘杨看到自己事业的新希望。

  “我从不在乎路有多远,我只在乎路对不对。希望我们能在正确道路上素履前行,为整个社会做点事情。”刘杨在朋友圈中写道。

  早在2015年,谷歌风投公司(Google Ventures)首席执行官Bill Maris就曾说,如果今天你问我,人类是否能活到500岁,我的答案是肯定的。

  未来学家Ian Pearson说:“人工智能和基因工程,在2050年可以让你永生! ”

  当年“人类永生”,被放在AI人工智能和SpaceX火箭一起,成为被嘲笑的对象。

  “永生”科技的一举一动,牵动着刘杨的心。但是最初,他并没有对这个如此饥渴。

  那时候宽带尚未普及,刘杨上网需要电话拨号,占着电话线。“挣的钱还不够交电话费的。”他的父母觉得互联网不靠谱。父母的反对并没有影响刘杨,他偷偷的把工作放在深夜干。

  “白天教书,夜里3点爬起来编辑网站,直到早上8点。”这样刘杨坚持了一年半。那时,他接触到早期的8848,阿里巴巴,慧聪网。

  一次偶然机会,刘杨觉得墓地和商品房十分相似,都讲究价格、位置和风水等。那时,房地产网站如火如荼,但墓地网站几乎没人涉足,“我怎么不试试?”

  当时规模很小。员工只有他的3名学生。两年后,刘杨的墓地网站不断发展,年流水200-400万,利润百分之十左右。

  不久他遭遇到人生的十字路口,学校教师有转正名额,他有很大机会。但为了不放弃互联网,刘杨一咬牙,辞去教师工作。

  当时,移动互联网兴起,手机成为人们最大的上网终端,购买渠道随机化和线O开始“火爆”起来。

  “正好这时,郑州开了零售大会,讲的是线上和线下。”开会时,刘杨思索,他的店能不能搬到线O?

  刘杨赶紧注册线上公司,准备材料。次日,他给京东发了一封申请邮件,也在淘宝申请上线。

  “京东回复,要向上级汇报,天猫直接拒绝。”这个回复可能意味着,对方没太大兴趣。

  但注册公司和品牌前后花了很多钱,已经“骑虎难下”,他舍不得让辛苦钱打水漂。辗转一夜后,刘杨硬着头皮和京东发邮件沟通,后来加起来,前后写了十多封邮件。

  刘杨曾经写道 :当别人最需要的时候,看到京东小哥的笑脸,这个对京东的美誉度和品牌是多高的提升。

  邮件最终打动京东高层。京东负责人后来告诉刘杨,毕竟殡葬行业不合常规,鲜有上线的例子。但殡葬的“人文关怀”和刘杨的真诚与坚持打动了他们,而且项目计划书也很有互联网想法。

  客户在北京的军博附近,第二天就要送到。刘杨身处郑州,那时候快递的时效无法保证。他只好坐火车亲自送货。

  “没有高铁,坐票都卖光了,卧铺太贵舍不得。www68399.com皇家赌场”刘杨在火车上站了一宿,下了火车又倒公交,才准时送到客户手里。那时候客户还让开发票,因为有发票才能在北京八宝山存放。

  “这几单根本没赚到钱”刘杨算来算去,自己忙活不说,一共800块的东西。扣除成本和平台费用,每单只赚200多块钱,但往返车票也200多。

  “客户要得特别着急,恨不得中午下单下午就要,快递来不及,物流成本一下就高了。”刘杨觉得如果想做下去,只能线下开店。

  传统殡葬店一般在医院门口和殡仪馆附近,很多是夫妻店,24小时守在那边。一个月差不多十单,但房租、人工花销大,每单即使赚一千元,整体算下来盈利都很难。

  他说,后台显示长春绿园区的社区旁边,客户点击率特别高。实地考察后发现,那边是老的一汽厂职工宿舍,老龄化比较普遍。刘杨根据数据,把门店开在周边写字楼里,每店一个人就够了,房租也可以接受。

  就这样,天福寿园开始规模化运营,逐渐在北、上、广等十多个城市开了门店,解决了配送难题,业绩也逐渐好转。

  郑州一座写字楼内,200平米的办公区域,用镀银色的隔断分隔10多个独立工位。

  很多清秀面容的年轻人来来往往,打字声噼啪作响。墙上贴着白底红字的年度销售表格,醒目的红色标语放在显眼位置,“突破百万”四个字激励着他们。

  标语右后方的黑板上,数字标注了30个短语。包括“商品直播,品牌纪录片,全息投影,360度全景VR等。”

  “我们希望做生者和逝者的链接。”刘杨介绍,目前生者和逝者是割裂的,大家平时只在清明节,去墓地献花,缅怀逝者。

  据刘杨介绍,殡葬行业,科技和应用都很滞后。其他行业,如手机等互联网渗透率70%以上,而殡葬的互联网渗透率连10%都不到。他首要任务是扩大规模,剩下就是等待新科技的诞生。

  他计划先看看能否,把献花烧纸通过3D虚拟影像实现,把逝者和生者建立链接,来做渗透,但目前这个技术还在最初阶段。

  “彼岸”成立于2013年,创立之初,曾试图颠覆传统殡葬业诟病而声名鹊起,同年获得徐小平线万元的天使投资。

  创始人徐毅向亿邦动力网表示,为了做到价格透明,“彼岸”的商品利润不高。但是,实体店获客难,线上流量贵。导致了公司经营成本急剧上升,最终导致失败。

  徐毅介绍,近年来,线下店热点区域的房租、人员成本增加,加上寿衣店争客“你死我活”。他们实体店所在医院门口,争抢客源现象很普遍。

  而“彼岸”线上获客来源主要是百度,最初,“寿衣”、“骨灰盒”词条搜索费用是4元。这些年,词条价格涨到了400元,一下子增加了100倍。

  “类似婚纱摄影行业那样,竞争很混乱。”徐毅说,做到后来感到“无力感”。 但是,徐毅认为“商业化”打破殡葬业的思路没有错误。

  “我们只是时间选择不太好,希望过几年,互联网能找到更好的‘突破口’。” 徐毅感慨道。

  据媒体报道,和彼岸类似的殡葬电商,如“恩雪天使”、“元舟生命”等,要不倒在A轮融资之前,要不缩小经营规模。

  一位业内人士分析,殡葬行业的核心是最开始的医院场景,互联网根本渗透不进去。比如,在医院去世的逝者家属,面临这样的事情,第一反应是手忙脚乱,而在这个时候,谁能第一时间出现在家属面前,就有可能获得这个客户,这里面“水很深”。

  外人眼中,殡葬行业是“不透明”和“黑”。批发市场价格仅几百元的骨灰盒,某些黑心店家转手卖数千元甚至上万元,成了名副其实的“天价骨灰盒”。

  “这些黑心店主没发什么财。”刘杨解释,医院旁高额的房租和人员成本,墓园经营如墓碑材料和绿化等成本增加。加之产业门槛低,导致少数店家“来人就宰”。

  另一个原因是垄断,大家都不愿提及,有些殡仪馆、医院等单位,滋生了”宰客”土壤。新闻经常看到,两方为争夺客源,发生争执甚至大打出手。

  根据中信建投证券研报报道,中国殡葬服务市场2013至2017年复合增长率17%,2017年市场规模可达992亿元。殡葬行业龙头上市公司福寿园2017年报显示,当年收益达到14亿元,净利润为4.2亿元。

  “我们为卖寿衣和骨灰盒,求过好评,干过晒图返现,网络卖家的推广玩法基本上都干过。”刘杨说,经营压力,逼着他“不走寻常路”。

  为了扩大阵地,除了京东,淘宝等平台外,刘杨的团队尝试在拼多多和跨境电商平台做,曾经把殡葬产品卖到东南亚。

  “这些销量都不佳,最终不了了之。”那段时间波动大,人员是刘杨最头痛事情。

  据他介绍,很多老员工,因为看不到目标和压力大等原因,先后离开。更痛心的是,新人招不上来。

  “很多毕业生一听到这个行业,转身就走。还有些人谈着好好的,之后就不联系。他们有的觉得这个行业挺LOW的。”回忆当初的困境,刘杨深深的望向远方。

  他开始学习接触“互联网打法”,通过游学和社群,和互联网创始人交流,受益匪浅。

  “我后来权力下放,典型的互联网‘特种部队’打法,三人一个小组,后面有中台支撑,就像韩都衣舍那种模式,小组长,小运营,鼓励大家创新。”刘杨提高了效率,逐渐度过了危机。

  传统公司,很多会在墙上挂毛主席等伟人画像。创业科技公司,会挂苹果前CEO乔布斯的画像。而刘杨的办公桌后面,挂着一幅林肯画像。

  “林肯和我们价值观很像,这个行业是冰冷的,但希望公司是温暖的。”刘杨顿了顿说,“并不是说我有多高尚,我只是想改变这个行业。”

  有天上午,一对老夫妻来到店里买汉服。因为他们的年仅30岁的女儿病情严重,医生通知准备后事。在交谈过程中,老夫妻一直向刘杨询问人体冷冻技术。

  人体冷冻术(Cryonics Technology),简单来讲,就是将人体冰冻起来,再让他在未来某个时候苏醒。夫妻二人寄希望利用技术,也许未来有一天,能让女儿治好这个病,留有希望。刘杨经过询问,这项技术在美国公司有应用,花费大概60万美金。但国内目前只在实验计划阶段。

  看着夫妻二人失望的背影。刘杨在惋惜之余,也产生触动。能否通过人工智能,去解决链接,起码给生者留有希望。

  “在生命面前,只要有一线希望,人们会用百分之百的努力。”这是刘杨对人类“永生”技术最大的触动。(本文作者:六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