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去我们集结了最优秀的研究和工程团队

  Iribe 的离开似乎印证了他自己曾说的那句话,「当你喜欢你正在做的事情,你才能做到最好。如果不是那样,你需要做一些改变。」

  这也是六个月内,第四位出走的收购公司创始人。不久之前,Instagram 的联合创始人 Kevin Systrom 和 Mike Krieger 因不满 CEO 扎克伯格对独立发展的 Instagram 愈加强烈的干预而选择离开。今年四月,WhatsApp 的联合创始人 Jan Koum 与 Facebook 高管在 WhatsApp 用户隐私问题上发生冲突,与 Facebook 分道扬镳。未等事态平息,Iribe 紧接着加入离职大潮的原因也引发了外界的一些猜想。

  2012 年,Oculus 在 Kickstarter 推出了 Rift DK1 众筹项目,最终筹得 240 万美元资金,远远超过当时定下的 50 万美元的目标。Oculus 成立之初,Luckey 扮演着天才产品经理的角色,向公众娓娓道来他如何在车库中研发这款 VR 设备,而 Iribe 担当 CEO 的角色,「核心技术已经有了,现在轮到团队将产品送到开发者和游戏者的手中」,Iribe 当时说道。2014 年 3 月,Facebook 以 20 亿美元高价买下 Oculus,同时还额外支付了 7 亿美元的员工保留金以及 3 亿美元的里程碑付款。

  2016 年,Oculus 完成一次重组,设立了 PC VR 和移动 VR 两个新部门。Iribe 宣布辞去 Oculus CEO,将全部精力放在 PC VR 产品的研发上,「我决定担任 PC VR 业务的负责人,通过 Rift、研究和计算机视觉的合力来推动 VR 的发展。随着公司的渐渐壮大,我越来越想念那些深入的、团队面对面的打造一款承载前沿技术的产品的日子。」在这段颇为感人的宣言之后,Oculus 的内部重组也意味着 Iribe 彻底对公司失去了基本的控制权。

  两年之后,Iribe 在 Facebook 上发布了正式的离职声明。「这将是二十多年来,我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休息。」Iribe 表示自己也没想过 Oculus 能走这么远,「过去我们集结了最优秀的研究和工程团队,在 Oculus Rift 和 Oculus Touch 上迈出了第一步,并且激发了一个新兴的产业。我们开始了一场变革,而且将会以我们无法预见的方式改变世界。」即便离开,Iribe 仍对 Oculus 的未来非常乐观,「VR 和 AR 的方方面面都需要提高,尤其是硬件和核心技术。Oculus 有着世界上最棒的团队,尽管我们距离交付理想中神奇的智能眼镜还有很长的路程,但是现在它已几乎触手可及。」

  与 Kevin Systrom 只字不提扎克伯格的离职声明不同,Iribe 在声明中表达了对扎克伯格的感谢,称 Oculus 的成功是因为有团队的付出,其中扎克伯格对于团队和 VR、AR 未来的肯定尤为重要。

  Facebook 方面也对 Iribe 的离职做出了回应,并肯定了他推动 VR 产业的发展「远远超出人们认为可能的界限」。但是双方对外界颇为关心的离职原因却丝毫未提。

  倚靠着 Facebook 这棵大树,Oculus 也没有想象中的顺风顺水。在过去这几年里,Oculus 遭遇过侵权纠纷、产品发货延迟,以及来自 HTC 和索尼强有力竞争者的「威胁」,之后 Palmer Luckey 的离开和 Oculus 内部的重组更是为 Iribe 出走埋下了伏笔。

  对第二代 Oculus Rift 取消的猜测不仅来源于 Iribe 的离职,还因为本周 Oculus 宣布将在 11 月 20 日正式关闭 Oculus Rift 的视频点播服务。Oculus Rift 用户无法通过 Oculus Video 租赁或者购买电影,但是用户仍能观看储存在电脑中的视频,或者通过 Facebook 360 观看流媒体内容。值得一提的是,Oculus 决定保留在 Oculus Go 和 Samsung Gear VR 两款移动 VR 的 Oculus Video 服务。Oculus 在给用户的邮件中解释道,「这些年我们关注用户如何从游戏到电影中使用 VR,显而易见,用户喜欢从其他设备上观看和串流视频,他们更喜欢用 Rift 打游戏。」

  关于 Facebook 是否会放弃 PC VR 业务,Facebook 的发言人表示,Facebook 将会继续投资 PC VR,「我不能对产品计划置评,但是我们的确有未来的规划,可以明确的是我们有计划推出 Rift 的下一个版本。」Iribe 的离开似乎对 Oculus 的未来规划没有任何改变,相反 Iribe 团队的大部分工作都会在未来产品中体现出来。Mitchell 周一的推文也等于间接回复了外界的猜测,他表示「Oculus 仍将在硬件、软件、内容方面向前推进 Rift/PC 平台。」

  Wedbush Securities 的分析师 Michael Pachter 说道,相比 Oculus,Instagram 创始人的离开对 Facebook 来说更为可惜,因为「十年之后,Oculus 或许会变得非常重要,但这个变化并不会在下个财季到来。」扎克伯格在收购 Oculus 的时候也充满信心,「Oculus 有机会创建史无前例的社交平台,改变我们工作、娱乐、交流的方式。」虽然 Facebook 试图将 VR 作为下一个获取 10 亿用户的平台,但是扎克伯格坦言「Oculus 迄今连 1% 还没有完成」。

  上个月,Facebook 在加州圣何塞举办了 Oculus Quest 发布会,这款独立 VR 头显将于明年春季开始出货。Facebook 称,「六自由度设计能让用户环视任何方向,可以创造出媲美 Rift 的 VR 用户体验。」现在看来,Oculus 对于 Facebook 来说仍是一桩持续加码的「未来」的生意。

  Iribe 不是第一位与母公司 Facebook 在产品规划上产生分歧的收购公司创始人。

  自从 Google 2006 年收购 YouTube 之后,让被收购公司保持独立运营似乎是硅谷巨头收购时所使用的黄金法则。显然,Facebook 却正在逐渐掌握对收购公司的控制权。Kevin Systrom 和 Mike Krieger 的离职被认为是 Instagram 在发展路线上越来越多的受到母公司的牵制,Kevin Systrom 在《连线 周年上也透露出了与扎克伯格之间愈发紧张的关系,他说,「没人会因为事事顺心而选择离职。」

  2014 年被 Facebook 收入麾下的 WhatsApp 接连失去了两位联合创始人,他们与 Facebook 核心的分歧点是数据隐私政策。其中一位,去年离职的 Brain Acton 在上周接受 Forbes 的采访时,谈起了 Facebook 向用户投放定向广告的计划,「我出卖了我的用户的隐私,换取了更大的利益。我做出了选择,做出了妥协。我每天都在承受着这个选择(带来的后果)。」

  WhatsApp 和 Oculus 被收购之后,为了留住 CEO,Facebook 并未对两家公司施加营利的压力,而是让它们尽可能保证收支平衡。近来,Facebook 对收购的子公司不断干预,试图在 Facebook 社交平台以外领域寻求利润增长的做法,加剧了内部蔓延的紧张氛围。

  对于想要倚靠社交媒体巨头的创业者们而言,这或许是一个警钟。「独立运营」听起来很有吸引力,但或许只是暂时的。Luckey 在本月早些时候也谈到,「把 Oculus 卖给 Facebook 是对 VR 行业发展最好的事情,但对我个人而言却不是。」Iribe 的离开似乎印证了他自己曾说的那句话,「当你喜欢你正在做的事情,你才能做到最好。如果不是那样,你需要做一些改变。」

  公司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4号751 D·Park正东集团院内 C8座105室 极客公园